March 25, 2007

當一座橋

好久沒有做會議口譯了,離上一次做這檔事情,好像也是將近十年前的事了吧!

這次回台灣,大概是這個星期忙到最高峰(雖然接下來上飛機前的一個禮拜並不會比較不忙),公司辦了研討會,從英國請了講師,從星期二她抵達台灣以來,就開始異常忙碌的日子,當地陪帶出去玩,陪去做電視訪問,一場在金石堂書店的演講,以及週末連續兩整天的研討會,雖說已經很習慣講外國話,不過不停地翻譯這檔子事,卻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兩個語言轉來轉去,有時一下子想不出來要怎麼講,嘴巴裡竟然還會跳義大利文出來!

我想,這個禮拜(尤其是從星期五到星期日這三天)我一定死了不少腦細胞。

當然,這次的確也發現一些很好玩的狀況。例如說,我發現自己做中翻英的反應比英翻中快很多,這基本上跟以前是完全顛倒過來的情況。還有,口譯到一半只要腦袋稍微去想一下講師到幾在說什麼,我就會馬上「短路」,完全忘記講師到底在說什麼…現場有很多學員的英文都很棒,我也知道有人英文聽一遍以後,會聽中文做double check,這其實也讓我異常緊張,覺得總有人馬上在QC我的工作!還好,大家都很仁慈…

下午四點半講師的部分一完,我的肩膀馬上鬆了下來,腦袋也才慢慢回過神來…儘管口譯的工作並沒有到此結束。我應該可以說是很高興吧,至少這兩天讓自己有一種「寶刀未老」的感覺,搬到歐洲以後就跟口譯工作絕緣,即使偶爾有些案子,也都是類似口譯秘書的工作,其實我並不是那麼喜歡。

我很喜歡講師說的一句話。她說:「行銷就好比一座橋,讓機構和外在世界連結起來。」我對翻譯這件事的想法,也是搭一座橋,不過這是文化與文化之間的橋,也是讀者與作者之間的橋,每次都希望能把橋搭好,人們過橋的時候有沒有注意到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夠好好地走過去,對我來說,那就夠了。

2 comments:

kathy said...

無形的橋,讓人走過時渾然不覺,可能才是翻譯的最高境界吧...
不過可能還沒到那個地步,身為橋的我們就被踩得遍體鱗傷囉,嘿嘿!^_*

Sylvia said...

我一直都很佩服有能力做口譯的人
以前做過翻譯以後的體認就是
會英文的人不一定會翻譯
會翻譯的人不一定會口譯
會口譯的人不一定會同步口譯
之前差點搬去加州去念口譯學校的說
不過說真的 現在我的腦筋沒有那麼 sharp 了
不知道多少腦細胞被化療殺掉了

有機會 真想看看妳口譯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