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8, 2008

The Adventure

話說5/12一早從台灣飛到香港轉機到歐洲,一切都是那麼的順利,原本很害怕會遇到囉唆的國泰地勤,竟然一句話也沒有,還直接把到維洛納的登機證都弄了出來,讓我省去在香港辦轉機的一道手續。一切就緒,跟充當司機的老哥道別,我踏上回義大利的旅程。

到了香港,聽過行李檢查到了候機大廳,我找地方坐了下來,從手機的WLan上看到有免費的網路,於是乎,我拿出電腦,很迅速地發了封伊媚兒與眾好友簡短說明了此次匆促離開台灣的原因。時間過得很快,信寫完,也差不多是要登機的時間了。

順利上了飛機,拿出書本和耳機後把行李放好,綁上安全帶,飛機起飛~

漢莎的飛機沒有個人娛樂系統,基本上對我來說沒有太大差別,畢竟我在飛機上,不是在吃、讀書,就是在睡覺,娛樂系統只是拿來看飛航資訊的工具而已。沒有個人娛樂系統,就只要記得偶爾抬頭看看掛在走道上的螢幕便是。

飛機飛了快兩個小時,我開始注意到,飛機飛的方向有點奇怪,不是應該往西北去,怎麼這會兒好像在折返?沒多久機長就第一次廣播了:「成都一帶因為地震,領空關閉,飛機可能要返回香港,再看怎麼安排...」一整機的旅客也挺合作(都已經上了飛機又能怎麼樣),大家都默默地等待機長進一步的消息。

機長第二次廣播的時候,簡短說明了地震強度,以及對航班的處理方式,如果無法找到替代航線,將降落香港機場。

機長第三次廣播的時候,飛機已經飛了將近四個多小時,而且已經是在東南半島一帶。原來已經安排好,將繞遠路往南飛,經杜拜再到法蘭克福,中途會在杜拜加油並補給,在宣佈消息的時候,還有七個小時的航程才會到杜拜。到杜拜以後不會放人下機,不過會開放打手機以便旅客連絡。

在這期間,有旅客因為心急去試打了衛星電話,不過沒有打通,我想,既然可以在杜拜打電話,那這衛星電話的錢該是可以省下來的,算一算,降落杜拜的時候大概會是義大利時間五六點左右,到時候再打電話跟米奇連絡即可。

降落杜拜以後,有手機的都把手機拿了出來。我把機子打開,順利連上了當地業者的網路,卻發現,電話撥不出去(看樣子只能接聽),簡訊也傳不出去(即使傳出去我也不信任它,因為以前出過包)...這下子好了,怎麼辦?看看手機螢幕,那就試試看blogger吧!

簡短地打了英文訊息上傳,竟然收到成功上傳的訊息。原本已經要放心了,就看有沒有熱心的網友幫忙,後來一想不對,怎麼會打英文,於是又寫了一篇中文上傳。傳完以後不放心又看了一遍,發現把電話號碼打錯了,只好又再發一封...好像在發好玩的一樣...心底也只能暗中祈禱,有人會幫忙了。

飛機再度上路,待大家吃完晚餐以後,還是動了打衛星電話的念頭(如果沒有網友打電話給米奇怎麼辦)。打回家的時候大概是將近九點,米奇劈頭就問我現在飛機飛到哪裡,說Aline已經打電話告知,我簡短說明了一下狀況,跟米奇說漢莎應該會安排地好好的,等我人到法蘭克福安頓好再跟他打電話。我沒有確切計算這通電話到底講了多久,不過應該沒有超過五分鐘,後來看到信用卡帳單...將近台幣一千元...也只好安慰自己,緊急狀況,認了。

人到法蘭克福的時候,已經過了凌晨十二點半,從香港到法蘭克福原本11個小時的旅程,整整飛了將近18個小時,這希望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連續在飛機上待這麼久的時間。下飛機以後,要轉機的旅客乖乖排隊,地勤人員忙著安排新的班機、旅館、以及餐點。等我人真的走進旅館房間,已經是凌晨兩點的事了。

打完電話泡完澡,我人就昏厥在旅館床上不省人事,一直到隔天早上。不慌不忙地打包、check out,坐上將近下午一點起飛的班機,終於在兩點半抵達維洛納機場。從台灣的家門口到義大利的家門口,花了超過40個小時,真是挺恐怖的。

從香港出發沒多久,開始看到飛機“亂飛“,現在回想起來,看到飛機“迷航“的那種感覺還真是挺恐怖的...還好機長廣播的時候不是“恐怖份子劫機“!那時聽到成都領空因為地震關閉,就覺得應該是很大的地震,雖然不知道這地震對飛航到底會造成什麼影響,不過看航空公司慎重其事的樣子,應該也是有先例吧。機長說明災區震度達到八級的時候,心裡真是挺難過的,不停地為災區民眾祈福...這幾天看著新聞,也經不知道用掉多少張衛生紙...

我想,因為這次恰巧在飛機上的adventure,我這輩子大概也忘不了這次汶川大地震吧!

4 comments:

Kathy said...

啊~ 真沒想到會是這樣,也很抱歉我沒即時看到你的網站,不然我一定打電話跟米奇說。這趟旅程連我看了都累,你一定超級辛苦的~~ 幸好到家了,雖說還是有要忙的事,但總算是在自己家裡,感受肯定不同。

我也快要交稿了,一起加油囉!

Aline Wu said...

Dear Thelma
為何妳說國泰很囉唆呢 因為我這一次要搭國泰 不知會如何呢~
不過我一直以為對於旅店的住宿 只有亞洲航空才會做這種貼心的服務 想不到妳這回搭的航空也有這般服務
以前聽過是 歐洲航空都是讓旅客直接自理或是旅客睡機場候機室

Thelma said...

Kathy,
我想,在這邊求救是一個賭注,不過也還好在歐洲是白天,有人上來晃晃。我想,如果不認識我家米奇的大概也不敢幫忙打電話吧。
到家的狀況那天在msn上面也大概說了一下,我現在只有好累好累的感覺...案子之間連偷個空都不敢...希望六月幫忙把緊急狀況處理掉以後會好一點。
你自己也小心,我這幾天坐電腦坐到我覺得腰痛手腕都要發作了,真的要好好注意才行。

~~

Aline,

因為我以前曾經遇到過很囉唆的國泰地勤,硬是要把我和我老公的行李分開算,結果那次被罰超重將近台幣八千塊,自那以後我就把國泰列為拒絕往來戶。這次台港段飛國泰,是不得已,因為只有它有放一個位子出來...

至於這種住宿安排,我是挺訝異漢莎這次的表現,不過我向來對德國人有信心,加上事發到飛機真的抵達法蘭克福也超過半天以上的時間,真的有心,要好好安排應該也不是不可能;漢莎這種處理方式算是有買到我的心啦~~我老公之前是飛法航碰到誤點,法航也是有安排旅館,不過整個處理非常差,現在也是我們的拒絕往來戶。

Rain in July said...

平安到達就好, 希望你跟米奇在忙碌之餘也注意身體健康, 電腦引起的病痛看似不嚴重, 酸痛起來時可也是叫人好受的. Take good c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