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3, 2007

很奇怪的兩個月(上)

說忙不忙,不過總提不起勁來寫字,所以就這麼拖著…

話說我從九月底到十月中旬之間有幾趟小旅行,基本上是過著出門→旅遊(都柏林)→回家換行李後出門→旅遊(義大利中部)→回家換行李再出門→旅遊(倫敦)→回家的日子。玩得很爽,不過必然的後果,就是有個髒亂到不行的家,以及洗不完的髒衣服。由於都柏林陰晴不定時刮風時下雨的天氣,讓我在去的第三天就感冒,加上其後並沒有辦法好好休息,一直在馬不停蹄地旅行中,從倫敦回到家以後,也只能放著不知道要洗幾趟才能洗完的衣服,以及很久沒有清掃的家裡,先讓自己復原再說。

從倫敦回來以後不到一個星期,米奇有趟商務旅行,得到靴子跟的Bari去做產品demo。在這一個星期中,米奇忙著做另一個小案子,一直忙到出發去Bari的當天早上,只是,一連串奇怪的巧合,讓我不得不在三十分鐘內做出決定,迅速收拾好我的天涯小包袱,款好行李,將近中午時和他先開四個半小時的車去Ancona的公司拿東西順便換車,然後再開著公司車南下去Bari,抵達飯店時,已經是晚上十點的事情。

出門時的慌亂,讓我忘了帶電腦,身上只有兩本隨手塞進包包的英文書,旅館在市區外環,而且所有義大利朋友都覺得我自己一個人去Bari市區閒晃是一件太過危險的事情,所以,我就只能靠兩本書和電視來殺時間。我想,「吃」大概是那個週末唯一的慰藉…便宜到不行的海鮮、烤肉(這個等有腦袋了再來寫)、以及超讚的mozzarella和taralli,讓我回到家以後都不敢站上體重機。

米奇的工作是星期六和星期日兩整天,其中包括星期日早上的一場舞台演出。只是,在演出前的半小時,我們接到了一通電話…親愛的大姨在醫院躺了超過一年的時間以後,終於在星期日早上撒手人圜,由於米奇和大姨很親,家人也不清楚米奇的工作時間,馬上給米奇打了電話,情緒激動的狀況下,舞台演出也不得不取消。我們多留了一天參加喪禮,這一切的安排,讓我們覺得冥冥之中似乎一切都是天意,我只是沒想到,上一次南下訪親,是在結婚前給大姨看一下,這一次卻是來送她,小城的景色依舊,此次卻讓人有種物換星移人事已非的感受。

幾天的奔波,原本好了一大半的感冒也走了回頭路。趁著米奇下個工作還沒開始的空檔,我們去看了另一位住在這裡的台灣太太,本意是去找她聊天抬槓,沒想到兩個人都被抓去刮痧。謝謝她的好意,折騰我超過一個月的感冒也因此好了一大半,真的開始有復原的傾向。

3 comments:

kathy said...

果真是發生了好多事情的兩個月。大姨那邊,要請你和米奇都節哀,逝者已逝,她會懂得你們的不捨和愛的。

看到你在讀的書我才想到,答應你要做出閱讀教材清單的。哇~~~

ann said...

很多事冥冥之中都彷彿是被安排好的
多休息ㄛ~~

Aline Wu said...

多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