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13, 2008

過去一個半月

身處其中時覺得瘋狂,事過境遷後感到恐怖,把幾個星期的生活步調過得跟幾個月一樣,這好像就是我和米奇從九月初以來的生活寫照。

今年其實有很多故事可以寫,不過工作好像是都約好一樣,全部手牽手一起排隊報到,從二月底以來就處於一種馬不停蹄的狀態,連個週末都沒有,就這樣一直到現在。當然,六月底我們短暫去了布拉格,實際上卻因為惦記著工作,除了吃吃喝喝、強迫自己離開電腦以外,一點休息到的感覺也沒有,而下一個案子卻又在我人在布拉格的時候正式開始,就這樣,大部分人在渡假的夏天,我是忙到最高點,手上一直都有兩三個案子(包括翻譯)同時在進行。

朋友問我,為什麼要把自己搞到這種慘狀?其實我也不知道,只是它就這麼發生了。春天在台灣接的書,工作時間是六到八月;五月底回到義大利以後沒多久,從前的老闆要插隊,礙於交情我不願也不能拒絕,硬著頭皮接了下來,東西七月中要出去;然後在六月下旬,接到目前老闆的通知,談了將近半年的案子終於成案,約簽下去了,執行時間從簽約日起到十二月中。

光這樣講,大概就能想像我有多忙。儘管工作都在電腦前,那段期間連寫格子的時間都抽不出來,所以,這格子確實荒廢了很久,許多朋友都覺得我突然間消失了。

我原本以為,書交出去以後會好很多,另一方面,手上的案子的確需要我出去跑跑,看看業界有沒有新的東西可以參考,於是跟老闆談了談,排定了九月初出門一個禮拜,去柏林和倫敦。中間的插曲,則是米奇談了很久、原本在七月就得開始的案子,拖到八月底終於要進行了,同個時間,米奇接到台灣友人的邀約,回去幫他們錄製兩張專輯。八月下旬,他們中間的書信來往與溝通,我不小心也受到波及,最後排定時間表、決定當跟屁蟲一起回台以後,還得負責訂機票,就甭提中間我還自動放棄了原本排定十月初要去塞普路斯的十天假期。

現在回想起來還是覺得誇張...我逼迫這些人在我出門之前把所有條件談妥,九月一日當天早上訂了回台灣的機票,中午我就飛去柏林了。只不過,我出發的前一天,其實是整天都在當殭尸的,因為星期日凌晨兩點車子在高速公路上掛點,我們一晚沒睡,折騰到當天將近八點才回到家,當天還要準備去柏林和倫敦的資料,所以在去柏林之前就已經體力透支了!

在柏林的兩天半,我走了五間博物館,之後飛到倫敦,遇上倫敦難得的暴雨天,被迫取消兩天行程,在朋友家用力看書。回到義大利以後,把原本拖延的稿子趕完,十三日就上了往維也納的飛機,預定搭乘十四日的班機回台。

到了維也納,發現沒有飛機帶我們回台灣,因為颱風延誤了...剛剛好,強~迫~休~息~。米奇從九月初就在忙產品展演和歌劇音控,還要替接下來在台灣的工作做安排,我們兩人在出發回台灣之前,就已經累翻了,因為飛機延誤而多出來的一天,成了憑空蹦出來的奢侈假期。

待回到台灣,我趕緊加把勁蒐集案子需要的資料,也去找業主“聊天“,跟老闆報告,然後又不小心接了稿子;同一期間,米奇則是在錄音室和哥嫂家兩頭跑。抵台的頭幾天,我還陪他下了一趟台南,也趁機去看看外公外婆,等到回到台北,他的工作正式開始以後,我看到他的時間就少了很多很多。在台北二十幾天,他只看到岳父岳母三次,包括早中晚餐和家族聚餐在內,他只跟我吃了不到七次飯。他每天搞到凌晨兩三點回到家,我早就睡死了,他早上把資料備份完出發去錄音室時,我還在睡覺。這,大概也只有披星戴月可以形容吧!

我很自動地把離台的時間延了兩天,給他三天的緩衝時間,結果,兩天在工作,最後一天則是在打包、家庭聚餐、拜拜和機場渡過...

國慶前夕離台,我們在維也納待了兩個晚上,這大概是到年底之前,米奇唯一可以比較放鬆的三天。這三天大體上是在吃吃喝喝中渡過的,去了好餐廳,多在幾間老咖啡館喀了幾塊蛋糕,體重計就先擺一邊去~

星期天傍晚回到家,今天(星期一)兩個人都上工了~我可以預期,這個月一樣會過得很精彩,只不過,終於會有一點點時間可以寫格子抒發心情了。

7 comments:

熊 said...

真是忠心的好員工,記大功一支!

Sakurajenny said...

最近我會安靜地不敢吵你了 ^^
想出來透透氣時,來我家喝茶吧

Thelma said...

我月底要交展示大綱出去,希望十一月可以喘一下...

Aline Wu said...

Dear Thelma
這篇文給我的感覺 像是一直搭雲霄飛車 可是一直下不來@_@

Thelma said...

Dear Aline,

雖然一直忙,不過心情上倒是挺平靜的,只是少了可以出門鬼混的時間。希望案子結束以後可以真的好好放鬆一下,不過我家這個據說要忙到年底...

Lydia said...

你的貓有好好對待你嗎?

Thelma said...

貓...很黏...很黏...真的很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