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07, 2005

沉重

回到義大利來的一個星期都關在家裡趕稿,好不容易在星期天晚上把手上這本急件給趕完以後,星期一的第一件事,就是到公婆家跟老人家請安。回台前幾個星期也是因為稿忙加上好友來訪,很少去看他們,算一算也有將近三個月沒有去了…在台灣的時候,米奇某日去看老人家以後跟我說,「從客廳到廚房走了將近十分鐘才到…」我的心不免一沉,也盡量為自己做好心理準備,看樣子婆婆惡化的速度比我想像中快了很多。

婆婆被診斷出帕金森也十幾年了,這幾天偶然看到四年前聖誕節時拍的照片,真是讓人感慨萬分,這四年的狀況,竟是像做雲霄飛車一樣地急速下降。昨天去看到的狀況,即使我覺得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仍然還是讓我心頭一緊,差點就沒陪著一起哭…婆婆身上除了帕金森以外,還有一些因為醫療處理不當而遺留下來的症狀,現在全部加總在一起折磨著老人家,看她痛苦的樣子,除了心疼以外也無可奈何。

「Mi stanno abbandonando tutti!(所有人都在拋棄我)」婆婆邊哭邊說。患病以後屢屢發作的憂鬱,這次似乎特別的嚴重,就如公公說的,「跌在地上起不來了…」以前習以為常的感官,一個個地不管用了,加上久病害怕子女將她置之不理的恐懼,在在折磨著她…

平心而言,惡化速度如此,其實也跟婆婆不配合醫生有很大的關係,被小姑帶著亂投醫就不說了,連所有醫生叫她一定要做的運動,也沒有到復健師那邊接受治療,只因為她覺得「那些運動我在家就可以做」,怎知在家要做不做,要不就是該做十下的做五下就停…

現在我說這些又有什麼用?

米奇大概是最能拉婆婆一把的人了,一方面因為個性,另一方面則是因為婆婆對大兒子的依賴。在婆婆抱怨的時候,他總是會對婆婆說:「妳必須要比其他人更堅強…」不過這次當婆婆嘴裡說出「救我」的時候,我聽到的卻是一種瀕臨崩潰邊緣的呼救,她絕望的眼神讓我忍不住別開頭來…

記得幾個月以前,當我第一次看到墨綠姨寫老人痴呆症的故事,眼淚就不爭氣地掉了下來,因為我知道也害怕,即使帕金森和老人痴呆是兩回事,不過終有一天也得要面對這樣的事。人的老病死,竟是如此的沉重…

還記得幾天前和墨綠姨的對話中,墨綠姨曾說:「壽終正寢是很大的福氣。」時間點所致,這句話竟然深深地烙在我心上…


照片是2001年聖誕節拍的, 現在大概很難看到這景象了...

4 comments:

Aline said...

Dear Thelma
看到這樣的題目 再看完所有的文章時 我想對妳和妳老公來說 心中一定是很沉重的了
生老病死都是每個人必須面對的問題 唯一不同是時間的早晚 現在主要的問題是 如何讓妳婆婆有安全感 別讓她過度的消極面對生活
或許我講的很簡單 但是生為他家人的妳們 也要互相打氣 振作些~
加油!

LJ said...

帕金森氏症帶來的不便極為影響精神
可以了解這時候妳婆婆面對的恐懼感

不只妳婆婆,相對家人對她的惡化也會時時擔憂著!得到這種病症是無藥醫治,若病情沒被控制下來,家人可能隨時都要有心理準備。

家裡若有病人傷神的也是旁人,我婆婆也是有點狀況結果累的也是我們夫妻的精神!!

講到生老病死是很沉重的,又不得去面對,我昨晚無法入眠也寫了一篇,朋友走了,對我衝擊也滿大的,總覺得“死”是老人家才會發生,我也沒想過會發生在同輩身上,也從沒遇過,那種感覺好像年記輕就要提早認知“死亡”這回事,想著想著自己難免也沉重。

kathy said...

親愛的 Thelma,
生老病死,我們真的也只能默然接受
希望妳婆婆會明白你們做子女的心意,好好聽醫生的話,健康起來...

Anonymous said...

Dear Thelma,
看到你講到帕金森氏症這個疾病,其實目前真的沒有好的治本方式,我想你也應該知道,很多都只是希望患者可以維持基本的活動,很多時候久病之後的精神耗弱跟絕望是比帕金森氏症更讓患者本身受折磨,不知道除了你公公在照顧之外,是不是還有其他幫手可以一起幫忙~有時候照顧者也會因為長期照護,自己也負擔不了這個壓力,需要注意一下

剩下的,順其自然的讓家人跟你婆婆能夠在這過程中減少遺憾是比較重要的照顧方式


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