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10, 2006

這個禮拜忙什麼?

從台灣回來以後發瘋了起來忙,一切似乎在這個禮拜達到最高峰!

星期一去米蘭拜訪了一位朋友做訪問,蒐集下個月爬格子的題材,因為朋友接下來忙著到處參展,我和他協調之下,只有這個星期一是唯一能夠一起有時間的空檔,所以儘管忙著作威尼斯雙年展的功課,還是跑了一趟米蘭,去參觀他的工作室,並且到米蘭附近馬嬌雷湖(Lago Maggiore)的史特雷沙(Stresa)走了一趟,上了貝拉島(Isola Bella)和漁人島(Isola dei Pescatori)看展去。

星期二和星期三自然在家裡忙著整理一些星期一蒐集到的資料,並且趁著印象還新鮮,趕緊把「湖之靈」特展紀錄下來。同時也繼續進行建築雙年展的資料蒐集。

星期四到星期六,整整三天泡在威尼斯!我笑稱:「這次真的是建築展馬拉松!」為了怕塞車誤事,我們前兩天都是坐火車前往威尼斯,為了在九至十點左右抵達綠園城堡(Giardini),連著兩天六點半起床,趕七點半的火車,約莫九點半之前抵達,就開始一整天走路不停的參訪。兩天都從早上九點半走到下午七點,腿簡直是要廢了!到了第三天,終於是撐不住,硬是決定開車前往,至少早上可以多睡一個小時,多點體力應付威尼斯健行。

我向來都愛看展,不過這次因為有任務在身,看展這件事反而成了種壓力。不是工作的時候,不喜歡的直接跳過,是工作的時候,不喜歡也得看一下,因為看了才能消化,消化以後才能轉化成文字,三天下來累積的資訊,讓我的腦袋呈現「超載」狀態,精神和體力的疲倦,即使第三天提早了兩個小時回家,卻累到連澡也不想洗,直接上床睡死到隔天中午。

我跟米奇笑說:「我今天的工作是消化堆起來的新聞稿和展覽目錄。」他雖然也陪著我走了三天,順便身兼攝影和苦力(前兩天扛回家的資料堆起來有半個人高),不過接下來的工作都是在我身上…之前開始做功課的時候就覺得,跟寫報導比起來,翻譯是很不用大腦的工作,接下來這幾天就會印證這種感覺是對是錯了!

3 comments:

kathy said...

光看妳這樣辛苦就覺得很累很累...
尤其火車那段形容得很清楚
看了超有壓力的
還是因為我今天原本就很累?
@_@

amandina said...

Thelma,
我知道閱讀一堆資料再寫自己寫東西的累法和翻譯是很不一樣的﹗
翻譯是種把自己變成工具的從動累法(比較像是奴隸)。
而消化吸收再重組的累則是主動有創造型的。
我一向喜好後者﹐有種完整的成就感。

Thelma said...

Kathy,
其實也真的很累, 我平時去威尼斯走一整天回家大概都得休息個兩天才能消除疲勞, 這次連走三天就算了, 前兩天還坐火車...

Amanda,
我其實比較喜歡翻譯, 也許是因為相同主題做久了, 不需要太多時間就可以上軌道, 畢竟我很enjoy那個轉化的過程. 自己寫稿子要用的腦子比較多, 當然孩子是自己生出來的, 不過真的很累... 如果是自己喜歡的主題是一回事, 如果是自己不熟悉或不感興趣的主題, 那就真的很累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