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05, 2006

記2006/May/05

前一天晚上在音樂會上看到的豐富色彩與澎湃情感,在看到她的當下,世界霎時間只剩下黑白…枯瘦如柴,大概還無法拿來形容我眼前的她,震驚又如何能形容我當下的情緒,短短兩個星期不見,她的狀況像坐雲霄飛車般地走下坡,蠟燭,看樣子是要燒到底了。

從來沒有想過,能夠呼吸,能夠喝杯水,竟然是件那麼幸福的事。

「讓我們大家一起呼吸!」這句話聽來可笑,不過卻是病榻上的她,心底發出的渴望。仰賴呼吸器卻仍頻頻感到窒息,這句話,懇求著身上的每一個細胞跟她合作,然而,情況又豈是她或醫生所能控制…

看著眼前的她,我清楚地感受到兩個我。一個我是抽離的,冷眼看著一切,好似眼前種種與我無關;另一個我激動且感傷,好幾次,眼淚差點不爭氣地掉了出來。

從她開始迅速惡化以來,我就不太願意去看她,總是以工作忙或身體不適當成藉口。工作忙是事實,身體不適,不想讓她孱弱的身體再去承擔另一種病痛,也是事實,不過最真實的那個理由,是因為心裡頭揮之不去的恐懼,害怕面對死亡的恐懼。

在這個下午,我很清楚地知道,再不多花點時間來看她,以後一定會後悔…

2 comments:

Aline said...

要振作 打起精神來~

uiyui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