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30, 2007

葡西六日行 – 遇見高第

來到巴塞隆納,高第似乎是個必然的行程。這是個高第建築密度最高的城市,隨手掐指算算,此地的高第建築有十二處之多,擁擠的觀光人潮,讓我僅把聖家堂和桂爾公園列入目標,其他的參觀地點,就等下次再訪巴城再來計畫。


聖家堂原本是第二天早上的行程,不過當我拍完阿格霸塔,左晃右晃找不到原本計畫要去參觀的音樂博物館之際,猛然抬頭,在照片上看過千百遍的熟悉高塔映入眼簾,我在不知不覺中,早已走到聖家堂。看看開放時間,離關門還有超過三個小時,綽綽有餘的參觀時間,讓我毫不遲疑地走了進去。購票時看到聖家堂和高第故居的聯票,儘管原本並不打算去高第故居,卻也買了下來,反正故居就在桂爾公園裡,到時候晃過去看看也行。

世界上大概很難有另一個工地,會讓人心甘情願地花錢買票進去參觀。我在入口租了語音導覽,順著規劃的參觀路線,欣賞復活立面的石雕與銅門,隨後進入教堂內部,領會那如參天巨木般廊柱所帶來的震撼。春日午後射入教堂內部的陽光,帶來了一縷耀眼光暈,我坐在石椅上小憩,一再再地重複聆聽著語音導覽的介紹,企圖記下這點點滴滴,卻也徒勞。教堂下方的博物館,陳列著各種尺寸的模型、設計草圖與檔案資料,敘述著修建過程的辛勞,讓人了解到這項工程是何等地雄心壯志,以及高第如何窮其心志地把畢生心血貢獻給聖家堂的修建。

參觀教堂內部時,看到了兩條蜿蜒的人龍。仔細一看,這些排隊等著登頂的人們,隊伍尾巴大概得等上兩小時,才能一了登高望遠的願望。儘管心動,沈重的雙腿卻提醒著我,明後天還有兩天的行程,千萬別在第一天就把腿給搞廢了。「下次再來吧!」我心想。

隔天鬧鐘調了一大早,卻是被窗外的雨聲給吵醒的。昨天還晴空萬里,今兒個一早卻是烏雲密佈,下起豆大的雨珠,我聽了聽窗外,等雨小一點再起床吧!

真的出門已經是十一點以後的事了。原本不打算參觀博物館,卻還是因為天氣而打消了在海邊閒晃的計畫,直往巴塞隆納當代藝術館前去。未料這天是西班牙的國定假日,大家夥兒因為陰雨,全擠到博物館去,除了原本的觀光人潮以外,還加上放假的當地人,我只能望著售票口興嘆,沒耐性地排了十分鐘的隊就放棄,走到旁邊的書店尋寶去。

雨勢稍緩之後,我來到蘭不拉大道,走著走著碰巧遇見藝術市集,就也這麼逛了起來。逛完以後,看到稍微露臉的陽光,決定還是到桂爾公園走走,去看看那隻著名的蜥蜴。

從公車站爬坡走到桂爾公園,大概要個十五分鐘,迎面吹來的涼風倒也舒服,只是未料待我人一上到公園入口,豆大雨滴又開始紛紛落下,我趕緊撐起傘,卻步甘願把相機收進包包,便這麼一手雨傘一首相機地邊逛邊拍,雨勢大時還得記得把外套蓋在相機上護一下。桂爾公園的確精彩,高第故居雖然比較沒有看頭,不過當外面大雨滂沱之際,躲近高第故居避雨也是個方法。

下雨時刮起的風可冷了,讓我直打寒顫,撐著傘在公園裡晃了兩個多小時以後,儘管偌大的園區只看了不到五分之一,我還是毅然決定離去。好笑的是,待我回到加泰隆納廣場,就看那午後陽光刺眼地從逐漸散去的烏雲間冒了出來,不一會兒就讓人直冒汗。「我大概註定得在下雨時參觀桂爾公園吧!」我也只能這樣自嘲地想了。

PS.我在巴城的最後一天是購物行程,所以這系列寫到這算是最後一篇,到此為止了。

1 comment:

yaping said...

覺得巴塞隆納很漂亮,但那裡的人很驕傲,不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