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20, 2005

一生必看的煙火(上)

威尼斯的救世主節(Festa del Redentore)在每年七月的第三個週日。這個傳統節日所紀念的,是1576年威尼斯終於脫離了黑死病的威脅。當時肆虐歐洲的黑死病,在威尼斯造成五萬人喪生,約莫是當時水都人口的三分之一;時至今日,救世主節成了威尼斯除了面具節以外最知名的慶典,每年總吸引了許多人潮,前往觀賞週六午夜的煙火,以及隔日的傳統慶典、彌撒與賽船。

搬到義大利以來,由於並不是住在威尼斯,因此對這個節日並不是太了解,只記得某年偶然中在慶典期間去了威尼斯,在著名的布拉諾島上看到了一部分的賽船活動,至於煙火,向來只是在電視裡看看新聞報導,畢竟,我並不想要重蹈在千禧年的那個夜裡到威尼斯看煙火的慘況,光想到聖馬可廣場上人擠人寸步難行的狀況,早已望之生怯。

今年為什麼跑去湊熱鬧,其實是在米奇的好友卡洛琳娜的安排下,隨著她一同前往。有著一副好嗓子的卡洛琳娜,總是喜歡呼朋引伴安排活動,這次透過管道找到船家願意開船載人去看煙火以後,第一時間就打電話給米奇,問問我們有沒有興趣,以及想不想一起找人。於是乎,米奇便邀了二弟夫婦文森佐和丹妮耶拉,以及小弟保羅同行,大家夥兒自六月以來,便一直興致沖沖地期待著這一天的到來。

要去看煙火的前兩天,米奇接到了卡洛琳娜的電話,大家共同分攤的費用,約莫一個人四十歐元,並且得要自己帶晚餐和飲料到船上,真是貴到令人咋舌!一個人四十歐元,只是船家從碼頭載到運河上,陪我們看完煙火以後再把我們載回碼頭的費用,算一算,租這艘船一個晚上,船家開了八百歐元的價錢。這個節骨眼上,我和米奇都不好意思反悔不去,也就只好打電話給文森佐和保羅,告知這個‘惡耗’。

我們和文森佐與保羅約好,星期六傍晚在我家集合,開一台車子去威尼斯就好了。原本預計是五點從維琴察出發,七點半與其他人在碼頭會合,不過文森佐在三點多打電話過來,高速公路威尼斯收費站塞車八公里,我們只好早一點啟程,並且走平面道路以避開塞車路段,再加上近停車場的長龍,平常一個小時可以搞定的路,在夏季週末時,竟也要兩個多小時才能完成。所幸的是,因為提早出發,我們還是在七點以前,提早到了碼頭等候其他人的到來。

在車子進入威尼斯島的途中,我們便已經開始看到一艘艘離開碼頭的船,遠遠望去,看起來好像是阿爾巴尼亞偷渡客或難民坐的船,感覺上真的很落魄。當時,保羅在車上說道:「我們該不會也是坐那種船吧!」大家都覺得不可思議,畢竟一個人花四十歐元坐上這樣的船,實在是搶錢的行為!不過等到我們到了碼頭以後,發現幾乎所有船都是這種樣子,也只好認了,乖乖在碼頭等待卡洛琳娜一行人。




左等右等,就是不見人影,眼看碼頭上的遊客一個個地坐上船走了,我們也開始急了起來,撥了通電話給卡洛琳娜,他們才剛出發沒好久,還不到半路哩!我和丹妮耶拉都有點生氣,畢竟大家約好七點半,他們怎麼可以這麼沒概念,明知夏天週末高速公路會塞車,還這麼晚出發…不過我們也只有坐在那裡乾等的選擇,也只好在溼熱海風的陪伴下,按奈著性子等待。



好不容易,卡洛琳娜一行人終於到了,差一刻就八點了,不過還沒有看到船家的影子。卡洛琳娜撥了通電話給船家,得到了個「快到了」的回答,卻也是過了八點才慢慢駛來…我們的船駛進碼頭的時候,我整個人都愣住了!怎麼我們的船比那個阿爾巴尼亞難民船還要小,還要塞十八個人進去,而且連佈置也沒有,只有幾張廉價塑膠椅,要人怎麼甘心地付這四十歐元坐上去?來都來了,也只好心不甘情不願硬著頭皮上船。

平日以採蠔為生的船家,至少還把船稍微洗了一下,不然我還真無法想像,會有什麼樣的味道在船裡。我們上了船,每個人都掏出面紙,把船家用抹布抹過的椅子再擦一遍,然後膽戰心驚地坐了下去… (待續)

2 comments:

Janet said...

厚厚厚....怎麼有這種小船阿?重點是載得了那麼多人嗎??

Thelma said...

呵呵, 我剛看到的時候也很害怕
保羅後來偷看到船上的標示,
據說最多只能載六個人...
我想, 那天違規超載的人大概很多